来自 美味 2018-01-23 15:04 的文章

三张年轻面孔裂变的方程式

你是否曾受某个人的深刻影响,远离舒适区和家乡上千公里,去改变人生?

 

1909年,一位少年站在山顶上,用坚毅的目光望着山颓国破的国家,他说:

 

“世界那么乱,我要去闯闯!”

 

他父亲知道了很着急:家里山好、水好、饭菜可口,还有辣椒,真的要走吗?然后,少年背起行囊就笃定地出发了,只留下两句诗给老父亲: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后来,我们都认识了这位少年——毛泽东。

 

 

人生旅途中,我们总会遇到某个重要的人,并受到他/她极为深刻的影响,从此人生发生质变。下面是几位年轻人的故事,虽然他们迄今为止的成长路径迥乎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因为受到别人的激励,鼓舞,或启迪,而改变了原本的人生走向。

 

 

 

 

故事一:没有郭德纲的夜晚,我无法入睡

讲述人:沐海

 

几年前,临近高考的那段日子,我整宿睡不着。

 

当时为了英语听力买了个MP3,总想着把1G内存给填满,我就在网上顺手下了几段相声,解解乏。有天临睡前,顺手点开了一段相声,听到郭大爷说到这句话,

 

“别和我谈理想,戒了。”

 

那刻,仿佛一柄大锤砸在自己的脑门上,仅有的一点睡意荡然全无。

 

那时的自己,虽然数学和理综还算不错,但英语成绩太差了,差到高考前还在自嘲,

 

“希望今年的高考英语题宇宙超级无敌难。”

 

这样别人就不能在英语这个课目甩我太多分,因为无论英语试卷难度如何,我都能稳定发挥:考60分。

 

 

那段时间心情非常焦躁,脑子里总有一些光怪陆离的思索让我彻夜无眠。直到听到郭大爷这句话时,脑子里的那些思考全部被格式化,只留下一句话,

 

“尽人事,听天命。”

 

伴着郭大爷和于大爷的一捧一逗,我听得津津有味,也忘记了压力。终于在凌晨四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虽然只睡了短短三小时,但我竟然可以不靠咖啡因就神清气爽地上完了整上午的课,仿佛马上学会了《射雕英雄传》周伯通的“左右互搏”。

 

在小说里,傻傻的郭靖、心地纯良的小龙女,在老顽童的点拨下,都能很快领悟,而玲珑剔透的黄蓉,却始终无法入门。

 

用老顽童自己的话解释:“越是聪明,越是不成。其实这左右互搏之技,关键诀窍全在‘分心二用’四字。凡是聪明智慧的人,心思繁复,一件事没想完,第二件事又涌上心头……这等人要他学那左右互搏的功夫,就算砍掉他的头也学不会的。”

 

 

我也找到了弱势学科和强势学科的平衡点,一股作气地冲到高考结束那天,当然,我也在那天就养成了一个「臭毛病」,晚上不听郭大爷骂我两句,就根本没有睡意。

 

终于到了高考成绩出榜。数学和理综都正常发挥,甚至因为时间不够而瞎蒙的几道题也大多对了。

 

当然,我的英语还是60分,并且当年的高考英语极其简单。

 

所以我「按部就班」地没有实现我的理想,也正如郭大爷「教我做人」的那句话,“别跟我谈理想,戒了”。那刻,我也领悟了郭大爷调侃中的豁达,而非暗黑。

 

我来不及埋葬理想就要考虑高考志愿,这时眼前有两个选择,一是去省内一所医科大学,二是来北京的一所学校。

 

两者间我犹豫不决,去省内的学校就意味着更方便的路途,还有家里早已安排的职位规划,去北京的话,在当时的我看来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前途未卜」。

 

就在我徘徊不定时,脑子开始浮现起郭大爷在漫漫长夜里刻在我记忆的那些经典包袱:

 

我这人不懂音乐,所以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

 

千万别动!你左脑全是水,右脑全是面粉,不动便罢了,一动全是浆糊。

 

 

想着这些包袱,我知道我和郭大爷实在臭味相投,我想离他近一点,想跟他一起吸北京的雾霾,我想在天桥的德云社静静地听他说段相声。

 

于是我不顾家人反对把第一志愿填了北京的院校。

 

这次我的梦想没有被戒掉,我顺利地来到了北京。

 

故事到这里已经差不多快结束了,来到北京的自己仅仅在郭大爷的一次新书签售会上和他短短见过一面。自己也总找着各种借口不去听郭大爷在北京的巡演,时间不对,价格太贵,没有人陪。

 

北京的六年间,我把郭大爷所有在网上流传的相声来来回回听了无数遍,想必我到了现场,也能接住他抛出的各种包袱。去不去现场听一场相声,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填报高考志愿时那么强烈了。

 

有时总想着,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听到郭大爷的相声,如果我没有瞎蒙中那几道关键的选择题,现在的自己,该身在何处?

 

 

因为郭大爷我来到了北京,在这里我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业,和一个真正想去呵护一辈子的对象,这一切和郭大爷并无关系,他留给我唯一的「陋习」就是每晚伴着他的声音入眠。

 

我很感恩生活中诸多的小插曲造就了如今的自己,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北京了,我会买一张德云社最前排的票,就坐在那儿静静看着郭大爷。

 

这次,我肯定不会睡着。

 

 

 

 

故事二:从深圳到北京,穿过大半个中国去找六神磊磊

故事讲述人:宣鸣

 

我叫宣鸣,因为六神磊磊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几年前,二十来岁的我虽然迷茫,但血气方刚,撸起袖子就创业了,不到半年时间就做得风生水起。由于缺乏沉淀,状态从少年得志急转到事业滑铁卢。我解散了员工、清理了办公室、安顿好家人,然后用大半年时间,出去思考一下人生。

 

于是就从深圳出发了。从湖南到四川、青海到西藏、从新疆到内蒙,陪伴我最多的就是一个背包、一部相机,还有慢悠悠的硬板儿火车。一路走、一路想:为什么会这样呢?到底哪儿出了问题?我以后到底要干什么?我想干什么?抬头一望,周围没有一个人,尽是连绵起伏的小山坡,原来已经走到大兴安岭。

 

 

 

“反正什么都没了,不如体验一把鲁滨逊的生活,说不定还有奇遇发生”,怀揣着这种梦幻的想法在大兴安岭待了10天,十足过了一回野人的生活。

 

四月份的大兴安岭还下了一场雪,凉飕飕的,还好并不太冷。我满脸胡渣子地埋头在山坡挖掘着野生蓝莓,这是上天赐予的口粮,纯天然、无污染,就是口感不大好,又酸又涩。运气好了,遇到小商铺就立马饱餐一顿。 天为被,地为褥,大部分时间睡山里,碰到加油站,就找个长椅睡。

 

一天,我一脸茫然地坐在铁轨旁。看着手机,一篇写金庸的文章把我吸引住了。因为从小就是个金庸迷,很快就沉溺于字里行间,呼啸而过的火车都没能拉回来。

 

 

当时琢磨着:究竟是何方高人,可以把文章写得这么有意思,太神奇了。百度了一下这位作者——六神磊磊。

 

沉迷文章之中,很快就忘却了所有的烦心事,把六神磊磊的每一篇文章都找出来读了个遍,因为这位六神磊磊是专门解读金庸的一位大神。

 

我陷入了沉思:原来文字还可以这么写?让人回味无穷。从小就不太喜欢文字这种东西,觉得乌漆麻黑、又密又厚的,好没兴趣。然而从这一刻,我爱上了文字,觉得文字是世间最美的东西。我找到了自己的灯塔——六神磊磊,想成为一个这样写尽世间百态的人。

 

 

大兴安岭醍醐灌顶后,有关六神磊磊的每一次活动,我都不会错过。从六神磊磊那里,我知道了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自己。于是疯狂看书,想把以前错过的都弥补回来,再看同样曾经讨厌的书,反倒觉得都有趣极了,一开始,仍然会有很多以前的朋友找我出去喝酒、泡吧。但不知怎的,好像这些曾经让我一听到就肾上腺素激增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完全提不起兴趣了,不是为了省时间,也不是刻意控制,而是渐渐地真心不再想去玩了。时间久了,拒绝过三五次后,找我再去这些场所玩乐的朋友也少了,而自己也习惯了新的生活方式。

 

我开始尝试写文章,从一开始自己都看不下去,到后来有人说还不错,可以哟~,开始享受这种感觉,像是沉迷可卡因,无法自拔。从前的夜夜笙歌也变成了书本陪伴入眠,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从未有过的精神满足。

 

 

一边写,一边尝试能够和六神磊磊对话,尽管对自己的偶像很熟悉,但只是单方面的,因为六神磊磊根本不知道我是谁。一次六神磊磊的新书签售会中,我们终于对话上了,为了此次对话,问题和对白都不知道背过多少次了。问得太常规,怕给对方留不下深刻的印象,问得太正式,怕对方会觉得无趣,但重要的是,我们对上话了,短短几分钟的对话,也从六神磊磊的回答中获得了新的启发。可能这就是忠于才华和始于颜值的区别吧。

 

写着写着,一天,突然萌生了要不要去北京的念头。这个念头让我很害怕,因为从小在深圳长大的自己已经习惯了深圳的一切,那里有我的家人、朋友、记忆,要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也是从来都觉得不可能的一件事,于是将这种念头扼杀在了萌芽之中。

 

随着时间推移,被扼杀的萌芽死灰复燃,直到自己完全无法控制内心的冲动。我想去北京,去接受古城文化的熏陶,去实践自己的梦想,我想写出一个小世界,和这个小世界的吸引力相比,深圳给的一切舒适已抑制不住内心的念头。

 

 

再次坐上熟悉的火车,踏上熟悉的旅途,来到陌生的城市——北京。

 

有人问我,你喜欢北京这座城市吗?说实话,北京的空气、交通、生活让我并不太适应,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在这里不断地沉淀自己。

 

至今,我仍是一名默默无闻的码字员,过着从未想象过的生活,不能说像诸多北漂有多凄惨,起码没有以前舒适。我满足,满足于现在能拥有走在理想道路上的机会,我也不满足,想着有朝一日,能出本自己的书。

 

我们的人生轨迹很多时候都一样,因为一个不曾见过的人、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就被改变了,而且是自己从未想过的改变,即使这种改变会让你周遭的物质生活不太舒适,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要知道,人这一辈子,如果能找到自己的灯塔,并被照耀,不容易。

 

 

 

 

故事三:因为Leo一句话,一个女生放弃日本舒适生活,变成北漂

故事讲述人:珍妮

 

 

90年代适逢出国热,街坊邻居几乎都出国去闯,我家人也不例外,长辈们东渡去了日本。经过多年努力打拼,家人顺利取得了永久居住的资格,并在东京买了房、买了车。于是,我本科毕业后,便去了日本和家人团聚,还顺利得考上了日本最好的商学院。

 

 

那时候,顺风顺水,似乎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13年商学院毕业后,我从事中国企业在日本商务考察的接待和安排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偶然得知所服务的国内某知名房企要在上海开展一个几十亿投资的新项目,于是,我放弃了日本的工作和生活,去上海参与该项目。就这样,我的新事业、新生活开始了。

 

 

然而,世界上没有永远一帆风顺的事情,那个项目完全出乎我的意料。那两年间,我经历了整个项目从拿地到建成开业的整个过程,但由于市场上购买力有限,加之竞品的价格战,后期项目进入了滞销阶段。短短不到两年时间,直属领导已经换了7任。

 

那两年,每天加班至深夜,周末无休。自己仿佛就是一台疲惫运作的机器,没有个人时间,别提看会书,跑个步,抽空到市区和朋友聚个餐更是奢望。每晚累得倒在床上时,我会问我自己:到底还在坚持什么?为什么不回日本?

 

突然某一天,我收到好朋友Leo发来的微信问候。

 

多年前,我们相识在日本,那时他刚考上耶鲁,一个人到东京念日语。耶鲁大学毕业后,他加入高盛公司在北京的大中华总部工作。平时大家都很忙,联系不多。

 

有一天,Leo告诉我他已从高盛辞职,目前和合伙人一起在做创业项目。最近他计划邀请几个朋友一起去新疆来一次别样的旅行,希望我也加入。

 

 

当时我的心情比较矛盾:一方面想放松心情,寻找真正的自我,另一方面担心即使去旅游还得分心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玩不尽兴。但最后,我还是坚决地踏上去新疆的旅程。在上海郊外不眠不休工作太久了,我必须要换个心情了。

 

这次旅行的特别之处在于,小团队的7名成员都只认识Leo,其他人彼此从未见过面。并且,大家在出发前奇思妙想,定制了“队服”。帽衫背面印着“霸气”二字,正面是“Dream big, and fly it high AWESOME!”,每人取一个单词。我们称自己是霸气小分队。

 

达坂城、坎儿井、吐鲁番盆地、火焰山、赛里木湖、那拉提草原……都留下了我们“霸气”的足迹。

 

 

尤其难忘在赛里木湖的那天,我们穿着统一的队服,在湖畔摆着各式各样的pose拍照。因为从乌鲁木齐一路向西开了10多个小时,抵达湖边时已临近黄昏。举目四望,一个人都没有,诺大的赛里木湖被我们“承包”了!面包车环湖一直开着,我们边听着“加州旅馆”的音乐,边望着车窗外山、湖、天相接的景色。

 

夜晚,大家一起并排躺在宾馆外冰冷的草地上,看着黑色绸缎上织着满天星辰,我们陶醉于大自然的神奇与美妙的同时,瑟瑟发抖抱成一团——虽然才九月中旬,边疆的夜晚已经彻骨寒冷。真的,不是在梦里,也不是在电影里,我第一次在满天繁星中看到时不时划过夜空的流星,还第一次够清楚看见了北斗七星,无法形容的感动。

 

 

新疆之旅,除了结识了几位好朋友好伙伴外,更多的是我感悟到人生,要勇敢去闯。

 

旅行结束之后,大家的缘分并没有因此结束。北京的朋友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活动,邀请我们其他的外地朋友前往参加。以前,我连去上海市区和朋友见面都嫌麻烦,现在却变得异常活跃,积极穿梭于北京和上海之间。

 

在东京、上海生活多年后的我,渐渐地,因为北京的这些朋友,对这个城市充满了无限向往和期盼。

 

说来也巧,因为我在原工作岗位的努力,后来我被调往了公司集团总部—北京工作……

 

 

转眼间,我在北京工作生活快要两年了。

 

我有一份自己热爱的工作,每天都充满激情地为之努力。另外,在这个城市我还有几位亲密好友,我们时常聚个餐,看看电影、健个身……

 

生活是在不断的经历中才会感悟最深的。人要学会调整心态,保持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这样,不论是东京、上海、北京哪个城市,或是其他地方,你都能活成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