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2018-01-01 20:08 的文章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带你看古人做官被贬


《陋室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被贬似乎是古代文人一个躲不开的魔咒,几乎没有谁能逃过。被贬是痛苦的,可是,私心里想,如果没有这些颠沛流离、痛苦不堪的折磨,历史上就少了不知多少流传千古的诗篇。刘禹锡的这篇《陋室铭》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苔痕、草色”,形容的美,真正的生活环境,却是可想而知有多简陋,更何况,这其中,还有被人陷害,一年三迁其居,越迁越简的背后故事。可是呢,刘禹锡大笔一挥,就变成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那个陷害的小人,看到这,是不是得气得吐血!

 

刘禹锡这种性格,许是和身体里流淌着匈奴人的血液有关。据史料记载他是匈奴后裔,其七世祖刘亮仕于北魏,后随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始改汉姓。虽是名门之后,但是刘禹锡的官场之路并不顺畅。因为加入王叔文派,支持永贞革新失败后,被其他人排挤,被贬。在一次又一次被贬中,刘禹锡不但没有消沉,反而是斗志昂扬,屡败屡战。

 

《游玄都观》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游玄都观》

百亩庭中尽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花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其实刘禹锡中间被召回过,可是,这个人呀,虽然是一介儒生,但脾气倔强,坚持自己,是个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性子。前一首《游玄都观》是他在被皇帝召回后,游玄都观桃花时写的。偏偏就有人牵强附会,说他明是写桃花,其实是讽刺新提拔的权贵的。结果很悲剧,刚刚回京的刘禹锡又一次被贬出京。这次被贬,十年之后他才得以回来。当时正好赶上是一个春天,谁想到,刚刚回来的刘禹锡,又一次去游玄都观,又写了一首《游玄都观》。“前度刘郎今又来”,颇有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的感觉。每次看到这,我都忍不住要笑,诗人中这么逗比的可不多,刘禹锡简直是太可爱了。

 

《赠李司空妓》

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

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这种逗比的性格,使刘禹锡最大程度的保持了一颗赤子之心。在他眼里,被贬就是公费旅游,因此,同样是请客,同样是被贬之后, 白居易就是“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而刘禹锡呢?若无其事地喝酒作诗,拿请客者开玩笑。

 

《竹枝词》二首之一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一直觉得,刘禹锡有侠客的风范。诗人大多善感多情,连苏东坡那等豪迈之人,也写出过“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种深情款款的词,而刘禹锡谈情,却是爽爽利利,毫不拖泥带水。“道是无晴却有晴”,身躯高大的诗人,有着如匈奴人一样威猛的胡子,傲人挺立在人群中,虎虎生威。他的情,也如胡一刀一样,简单、深沉。

 

 

 

《西塞山怀古》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无情未必真豪杰。在忧患相加的谪居年月里,刘禹锡不是感觉不到沉重的心理苦闷,但他骨子里有着一个斗士的灵魂,他的精神,始终是昂扬向上的。不管遇到多少困难,他都是咬着牙,狠狠地走过去,绝不低头。“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沉郁之中,蕴藏着无穷的力量,这就是支撑着他一路坎坷走过的源泉。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因为这份与众不同的心胸,刘禹锡对历史、人生也有着格外空旷开阔的感悟,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穿越时空,他的目光落在常人难以发现的空间中,历史、现实、未来在他的注视下交融在一起。

 

《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一次又一次的辗转全国各地,一次又一次受到打击之后,刘禹锡终于也学会了平和地面对这个世界。当他站在破旧斑驳的朱雀桥边,看着两岸丛生的野草,看着夕阳斜照下曾经富贵逼人,如今荒凉难言的乌衣巷,终于悟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往日那个刚猛豪气的汉子,在夕阳中,一点点柔软下来,柔韧成一株历经岁月、受过雷劈雨淋,却仍然在春天发出油绿嫩芽的参天大树。